五老风采
首页 > 五老风采五老风采

践行誓言七十三载 为了理想永不停息——芜湖市关工委宣讲团副团长、军队离休干部阮万钧的忠城之歌

发布时间:2015-05-08 08:45 作者:王军 乐宁 来源:未知
      阮万钧同志是安徽省芜湖军分区第三干休所离休干部,1928年出生于芜湖市,1942年参加革命,翌年入党,历任新四军七师宣教团团员、货管局局长、机要科科员、华东野战军机要科组长、抗美援朝志愿军炮兵63师机要科科长、浙江省龙泉县武装部部长、安徽省淮北市武装部部长、宣城军分区顾问等职。先后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旗勋章”等奖章。离休后,先后多次被省市评为“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被安徽省评为精神文明十佳先进个人,被共青团中央、全国少工委授予“全国一级星星火炬”奖章,3次被南京军区评为“先进离休干部”,2014年被总政治部评为“全军先进离休干部”,军报专题连载报道。
     入党73年,宣教、财务工作近四年,机要通信工作十四年,人民武装工作二十二年,“离而不休”生活三十三年,他恪守“为党的事业奋斗到底”的铮铮誓言,无怨无悔、坚持不懈地为党奋斗、为党工作,实实在在践行誓言七十三载,谱写了一曲共产党员为了理想永远向前的忠城之歌。
      “活着就干,死了心安;离而不休,发挥余热;为了理想,奋斗终生;生命不息,战斗不止。”这些印在阮老名片上的文字,不仅是他恪守的誓言,更是他为党的事业不懈奋斗的真实写照。
      十七年四处寻访核实,夜以继日整理资料,丰富报告内容,出版20多万字革命回忆录。他说——“只有离休的干部,没有离休的党员。我要把经历过的党史军史记录下来,把对党忠诚的精神传给下一代。”
      拜访阮老时,这位88岁的老军人正襟危坐,正在更新自己的网页,略微颤抖的食指在键盘上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敲击,网页上迸出的文字显得特别厚重。
      “每一段文字都要事先一笔一画写在纸上,然后查阅资料,多方求证,反复修改,再一键一键输入电脑。”阮老介绍说,20多万字的回忆录,记录的不仅是个人的经历和感受,更多的是党史、军史,是党和军队对自己的培养和关怀。
      1982年10月,55岁的阮老接到离休命令。他当时就考虑一个问题:只有离休的干部,哪有离休的党员?他认为:共产党员要像共产党员的样子,根本就在于要有铁心跟党走的魂。现在虽然退出原有工作岗位,不当领导了,但仍然是一个共产党员,仍应继续为党的事业不懈奋斗。
      1942年,15岁的阮万钧参加了新四军,先后经历了大小100多次战斗。由于作战勇敢、表现突出,参军第二年就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那一年也是他最难忘的时刻。想起当时的情景,老人至今还心潮起伏。他说:“当时由于很快就要加入战斗,党支部临时在一户老百姓家里为他举行了入党仪式。”对着党旗,十六岁的小阮举起右手,庄严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我宣誓:‘忠诚于党,为党的事业奋斗到底’。”
      庄严一诺,情系一生。从此,他践行着入党誓言,英勇作战,跟随部队打败日本侵略者,战胜国民党反动派,开赴朝鲜战场同美帝国主义浴备奋战……73年过去了,可入党时的誓言丝毫也没有谈忘。阮老深情说:“为党的事业奋斗到底,什么是到底呢?在战场上牺牲了,到底了!在和平时期为党工作到最后一息,也算是到底了!”他认为入党宣誓是对党的承诺,是对人民的承诺。只要活着有一口气,就要为党做点力所能及的工作。按他的话说就是:为了诺言,生命不息,战斗不止,即使为党牺牲也无怨无悔。
      无论战争年代,还是新中国的建设岁月,他坚守对党承诺,勇敢战斗,拼命工作。可如今离休了,原来的工作岗位没有了,该怎样继续为党的事业奋斗呢?阮老的思绪又回到了腥风血雨的战争年代。
      在枪林弹雨的岁月里,阮老的身边涌现出许多英雄战友,演绎着一个个惊天动地的英雄故事,那些在战场上牺牲的战友,很多人甚至都没有留下姓名。阮老的文化水平高,每次战斗前,战友们都说:“小阮,你要是活下来,以后就把我们的故事写一写,也让后人知道有我们曾为他们幸福生活流血牺牲过。”那时的小阮,总是郑重地点点头。
离休后的阮老,更多想起战友们的话。正在这时,党中央、中央军委发出指示,要求发动老同志写回忆录,抢救他们头脑中“活”的党史军史。阮老又继续燃烧起了青春激情,立刻全身心地投入到新的工作岗位。
      “想起来心情澎湃,写起来困难重重”。几十年过去了,鲜活的画面刻骨铭心,具体的时间、地点却变得模糊。为了尊重历史和事实,阮老再一次开始了“南征北战”。
他买了一辆自行车,白天到档案馆和图书馆搜集资料、到周边地区寻访亲历者,晚上一手握笔一手握着电话筒,向远方的战友求证。“说是离职休养,其实比上班时还要忙,白天黑夜连轴转。”女儿这样描述他:“吃饭时都会走神,有时会突然扔下筷子,抓起纸和笔赶紧写!”。
      最让老伴和儿女不放心的是他外出查访的时候。自行车后坐捆着背包,贴身口袋里装着介绍信和钱就出门了,有时一走就是几天,连个电话也不打。在写新四军战士张标孤胆杀敌的英雄故事时,阮老查阅了大量史料和别的老同志写的回忆录,可仍感觉时间、地点有些不准确,便多买一张汽车票,和自行车一起坐汽车赶到了几百公里外的原战场,经过多次反复走访查对,终于还原了故事的全部。
      2001年11月,历时17年,30多篇20多万字的回忆录《难忘的岁月》终于出版发行。回忆录真实地记录了他所经历和见闻的难忘岁月,为党史、军史的编纂提供了宝贵的史料,其中《战斗在陈瑶湖上》、《向贵池敌后进军》等5篇文章被中央史料征集委员会和军史编研机关收录归档,新四军七师营救美军飞行员的故事还被当时国家最高领导人访美时讲述交流。
      阮老还讲到朱德总司令接见华东野战军机要干部时的情景,向新四军七师政委情报战线老前辈曾希圣提意见被笑纳的故事,高兴之时唱起了当年的《机要员之歌》,那纯真和热情怎象耄耋老人。
      如今,这些质朴的文字、真实的记录和生动的画面已被阮老放到了互联网上,供更多的年轻人阅读学习,网上“粉丝”已有数十万人。他不仅完成了在当年战场对战友的承诺,还把自己的经历和见闻,变成了红色历史资源和宝贵的精神财富——在报告中讲述,在互联网上发布。想起这一切,阮老很开心,他说:“能把这些红色财富传给下一代,我很满足,没有遗憾了!”
他不顾有病年高,离休34年为各类学校、机关、部队做爱国主义传统报告270多场。他说——“身体有点小病没关系,我的脑子不糊涂,一天不糊涂就要为党干一天。”
      270余场报告、15万余名听众、数百封来信、数万条网上互动留言……阮老认为,这是他离休后积累的最大一笔财富。
      回首入党73年,阮老感慨万千,他觉得自己时刻被一种信仰激励着。从随父母到处逃难的苦孩子,到拿着枪打击日本侵略者的抗战英雄;从为了新中国解放而南征北战,到保家卫国抗美援朝;从戍边海防、建设新中国的军队基层指挥员,到负责地方武装、参与经济工作和改革开放的领导干部……每一步成长,都离不开党的培养和教导。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告诉后人,幸福生活来自党的英明领导,来自革命先辈们的无私奉献。
      阮老的儿子是国内一流大学顶级教授,两个女儿女婿也是单位的领导骨干。培养儿女和自己的经历让他深深懂得:学生时期是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关键阶段,也是传播爱国主义传统的最佳时机。同时他也感到,向年轻一代宣扬我党我军光荣传统、培养合格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可靠的接班人,亦是作为老党员、老战士应尽的义务。于是,从离休那一天起,他就有了到大中学校做爱国主义传统报告的想法。
      1984年,芜湖市委关于下一代工作委员会聘请阮老担任传统教育报告团副团长职务,他愉快地接受聘请,此后,还参加了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的很多工作,在各方面的支持下,阮老以本市安徽师范大学等8所高校为“战场”,开始了宣讲革命传统的征程。这一讲就是32载。
      刚开始时,阮老拿着介络信,骑着自己车穿梭于大学校园之中,一个班级一个班级地联系,反复强调是义务宣讲,不收钱、不吃饭,听众爱不爱听全凭自愿,学校提供个场地、出个通知就行,讲完就走人。尽管如此,仍有许多校领导和老师担心:在学生中讲革命传统,会不会有人听?阮老第一次走进皖南医学院做报告时,学院团委书记蒋平含蓄地对他说:“阮老,学生们学习抓得很紧,可能会随时离开会场……”报告会进行到一半时,280个座位的教室却涌进了300多名学生。随着阮老的报告响起的是不断起伏的掌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蒋平对我们说:“阮老的报告不仅仅是讲历史、讲革命故事,而且结合亲身经历和感悟引导大家接受爱国主义传统,针对当前现象阐述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在可信、可学、可做之中坚定政治信念。”
      报告讲得好,许多单位纷纷上门邀请,阮老始终坚持“认真对待每一场、认真准备每一场、从不落下每一场”的原则。有一次在给安徽机工程大学做报告的头天夜里,他感冒发烧39℃,老伴心疼地劝他:“明天不要去了,一次不讲也没什么关系,要是倒在讲台上如何是好?”他理解老伴是担心他的身体,怕他出意外,但他对老伴说:“不行,我一定要去!学校已经安排好了,好多同学在等着我,万一我真的倒在了讲台上,那也是我这个老兵的光荣!”见他这样坚持,老伴眼含热泪对他说:“好、好、好,听你的,但是我要陪着你。”“行!那我们就一块去战斗!”在随后每次做报告时,老伴总是形影不离。他风趣地对人说:“我现在的劲头更足了,因为有老战友的支持和保护,我要讲好每一场。”“请放心,我一定到!”这是阮老每次对邀请他做报告的答复。只要能宣讲革命传统和爱国主义精神,他总是做到有求必应。
      2011年1月,“并肩作战”的老伴——陈尚礼因病逝世了,他悲痛万分。儿子关心他,把他接到杭州的家中休息调整。
      时逢建党90周年纪念日,想到90周年是党的大事,是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和光荣传统的好时机,阮老哪能待得住。他在儿子家没住几天,就毅然暂别儿孙回到芜湖。他利用一个星期时间再次学习党的创新理论,特别是三代领导核心有关党建论述,撰写出《伟大的党、光荣的党、正确的党》报告稿,在报告团安排下走进市党政司法机关、军分区、大学、街道社区等10多个单位进行宣讲,听众达1万多人次,反响十分热烈,大家都说阮老讲的好。他听后回答说:“你们说我讲的好,我很欣慰。老伴,谢谢你这一生支持陪伴我!”
      毕竟年纪大了,阮老有时难免感到疲劳。但每当面对听众真诚的目光和热烈的掌声,他又充满了动力,一有时间就看新闻、查阅资料,找人们谈心交流,继续撰写报告稿,为下一次报告做准备。让他感到欣慰的是,芜湖市关工委在听过他报告的大中小学生、机关干部、部队官兵和企事业单位职工中做问卷调查,绝大多数人对我党我军的优良传统要点能够做到熟记于心。面对赞扬,阮老总是说:“不是我讲的好,是党好,是党的理论和方针政策好!”
      对一个离休老同志来说,做传统报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场报告从调查研究到写出一搞、二搞,甚至三搞、四搞,一般要用去十来天甚至更长时间,查资料、翻字典,经常忙得腰酸背疼。1996年,为便于写报告,他购买了计算机,学习计算机基础知识和输入方法。这对于当时已近70岁的老人来说,难度可想而知。可他硬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练习、背记,如今,他不仅电脑、手机用起来很熟练,还建立了自己的革命传统教育网页,每天上网看新闻或与青年人互动交流时间都在2个小时以上,每天晚上都要忙到到11点以后。
      为做好每一场报告,阮老都要邀请有关人员进行座谈,摸准听众的思想脉搏和关注的热点问题,做完报告后还要收集听众的反映和建议,充实和丰富报告内容,增强报告的针对性和感染力。他的报告之所以受到欢迎,不仅在于宣传党的光荣传统和创新理论,同时还注意与听众的思想、工作、学习、生活紧密结合。安徽工程大学刘海涛同学说:“两个小时的报告,竟被40多次掌声打断,报告内容感人肺腑,言语风趣,确实给我们上了一堂深刻的革命传统教育课。”安徽师范大学数计学院井泉同学说:“听了阮老的报告后,我更加坚信我们党是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从今天开始我要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前几年,阮老患上了前列腺炎,这两年有点严重,每20分钟左右就要小便一次。为了不影响报告的连续性,每次报告前,他都要在家里先穿好纸尿裤。这个事,他做报告那么多单位,竟然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也不和任何人提起,就怕人家为他担心。儿子和女儿怕他身体吃不消,都让他减少报告次数,在家安心休养。可他坚定地说:“身体有点小病没关系,我的脑子不糊涂,一天不糊涂就要为党干,你们要支持我才行。”其实,儿女们也都是很支持的,生活上、精神上给以精心照顾,女婿还当选了大学的关工委主任。
他对自己很“抠门”,但对帮助别人很大方。他说——“共产党员爱的最高境界是爱人民,人民幸福,就是共产党员的幸福。”
      作为儿女均很优秀的军队离休老干部,阮老没有太多经济负担,但他对自己却是出了名的“抠门”。他的家里除了老旧的电视、家具、组装的电脑和必需的生活用品外,就是一些书籍资料,还有高悬在墙的毛主席诗句“不到长城非好汉”书法作品。他笑着告诉我们,他不穷,还有“四件宝”:一个放大镜、一块上海表、一双旧皮鞋、一件夹克衫,每一样都用了30年以上。自己最爱穿得的还是旧军装,所以“囊中羞涩”的他还经常靠儿女孝敬。
      驾驶员小王说:“阮老给学校做报告经常带上钱,听说有家境困难的学生,就悄悄地单独找来把钱塞给人家,遇到推辞不收的就如同央求一样,让人家上班拿工资后再还给他,跟他开车保障不但要赶回干休所食堂吃饭,连瓶水也没得喝!”“其实,阮老不是‘抠门’,因为他的钱除了少部分用来购置学习资料和生活必须,大部分都捐了出去。”小王说。这些年,阮老捐钱捐物数百次,收到学生的感谢信就有100多封。对此,他很坦然:“共产党员爱的最高境界是爱人民,人民幸福,就是共产党员的幸福。”
      阮老时常说,“我们离休老干部,党和国家没有忘记我们,把我们的生活搞得很舒服,我们知足了。”但看到我国区域发展还不平衡,贫富差距还比较明显,特别是老区,前些年教育还比较落后。作为老党员,他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总想做点事,要把党给他的工资待遇捐献给孩子们。只要他在学校做报告,就要询问有没有困难的同学,如有都会尽自己所能给予帮助。
平时,阮老十分关心自己曾经战斗过的地区教育工作。1996年,新四军七师根据地无为县要兴建一所“希望小学”,他知道消息后积极响应,和其他老战友一道捐款;1997年,新四军原军部旧址泾县磐坑镇修建“希望小学”,他又率先捐款。2012年6月,他再次去无为县三水涧小学报告捐书,看到该校只有2台电脑时,心里很着急,心想,在当今信息时代,连我这80多岁的老人都在网上浏览知识学习,而这些作为祖国未来的孩子们却缺少电脑学习,实在说不过去。于是他当场捐款1万元,让学校购置电脑,为孩子们学习提供更好条件。
      这几年国家自然灾害多,灾区人民受苦受难,阮老也很着急。他说:“我老了,行动不便,上不了前线,怎么办,那我就捐款。”多年来,也数不清捐了多少次。2008年汶川地震时,他先后两次各捐款2000元。表达了一个老战士对灾区民人的一片心意,表达了一个老党员对党和人民的无限热爱。在大量捐款捐物捐书的同时,他还向无为县新四军七师纪念馆捐出了抗日战争中缴获的战利品——日军毛毯,该赠品已成为该馆极具价值的镇馆文物之一。说起这些,他还是觉得是应该的。他说:“我是一名老党员,就要把人民和国家的利益放在心头。”
阮老作为一名口传笔耕革命传统的离休老干部,生活无疑是幸福而充实的,但他从来不敢轻言“幸福”二字。阮老给我们讲了另一个刻骨铭心的故事。
      抗美援朝期间,阮老所在的高炮63师副团长李立达,在上甘岭战役中不幸牺牲,丢下了一个结婚四个月并怀孕的妻子。追悼会上,烈士的妻子胡萼英含着眼泪发言:“幸福,为了多数人的幸福而牺牲才是幸福。人的幸福在于劳动,在于为祖国的福利而从事创造性的忘我劳动。幸福就是奉献!”
      60多年过去了,英雄妻子的幸福观一直影响和激励着阮老。
有人对阮老这么大年纪了还整天忙里忙外的不理解,但他很坦然。他说:“作为共产党员,就要不怕病痛折磨、不怕吃苦受累、不怕生活简朴、不怕蒙受委屈,只要能为党工作、为信仰奋斗、为群众谋利,什么时候我都会感到幸福、感到满足!”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我们由衷祝愿阮老实现自己的理想,实现军区首长的愿望——再次参加军区党代会,亲眼看到党中央提出“两个一百年”目标的实现,亲自参加那时的纪念活动,告慰牺牲的无数战友。
                                                     
                                                                芜湖军分区第三干休所   王  军
                                                                芜湖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铁军分会   乐  宁     
                                                                                             2015-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