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老风采
首页 > 五老风采五老风采

卅八载坚守铸就的大写人生

发布时间:2018-09-07 09:42 作者:admin 来源:市关工委“关工走基层”
                                          ​——“五老”盛昌林与“人字洞”的不解之缘
      7月11日,正值一年中最热的节气之一——小暑第四天。时近晌午,烈日当空,热浪扑面,汗如雨淋。此刻,我们就站在繁昌县孙村镇“人字洞”遗址前,裸露着大片青灰色巨石的光秃秃的山峦、已然有些斑驳的水泥台阶和简陋的展厅,很难让人将眼前的场景与“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名头联系起来。而这处距今约220~250万年、被国内外学术界公认为“欧亚大陆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古人类文化遗址之一”的“国保”单位,它的发现、保护、发掘、学术研究和科普宣传,无不与一位“五老”的名字紧密相联。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老人就是年届七旬的繁昌县孙村镇关工委健康教育小组组长盛昌林。
      仿佛与这些神秘的“骨头”心有灵犀,年轻的厂医从此将“人字洞”保护视为自己的神圣使命和人生追求
盛昌林是孙村镇长垅村人,家住“人字洞”遗址邻近。自幼聪颖好学,专工中医骨伤科,年轻时就在四乡八镇小有名气。说起与“人字洞”的结缘,应是“纯属偶然”。
      1979年,当地政府为发展经济,利用瘌痢山丰富的石资源筹建一座水泥厂。领导出于对采矿爆破、运输等作业的安全事故多发性的考虑,将善治跌打损伤的盛昌林安排在厂医务室做了一名厂医。1980年3月,水泥厂正式投产,随着矿山开采的第一声炮响,一块块巨石如崩云裂日般訇然坍塌,尘埃落定之后,乱石堆里竟散落着不少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骨头”,有在场的工人惊呼:莫不是这山上埋藏着古墓?!采矿场的喧攘吸引着盛昌林循声前往。但见眼前的这些“骨头”中,有茶杯口大小的牙齿,牙质牙冠完整,釉光锃亮;有莲藕一般粗细呈弯曲状的骨骼,骨质雪白,表面白里泛黄。凭着自己对人体骨骼结构和肌理的认知,盛昌林当时就断定:这些“骨头”不像现代人的骨头,它的背后肯定有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和亟待破译的“密码”。或许是与这些神秘的“骨头”心有灵犀,抑或是出于一个乡村医生对自然和文化的敬畏,盛昌林将这些神秘的“骨头”小心翼翼地收集、装袋,再一件件封存保管起来。
      接下来,年轻气盛的盛昌林暗暗立下目标,要为这些骨头“验明正身”。那时还没有互联网,搜索引擎、“大数据”“云计算”更是闻所未闻,我们这位盛厂医只能在工作之余凭借极其有限的兽类骨骼的资料,与样本一一比对,几个轮回下来,未发现一例与资料上的描述相吻合。请教当地多位乡贤和文化人,也没人能说得清楚个中玄机,倒是一位老兽医沉思有顷,提出“这可能是大象的臼齿及门齿”的猜想。可据有关志书记载,孙村所在的皖江南岸连狼都算得上“珍稀物种”,更不用说陆地上最大哺乳动物大象了。“这些‘骨头’肯定有与众不同的身世和独特的价值,只不过目前还未被我们认识罢了。”盛昌林下决心要弄个水落石出。恰巧有一位工友去上海办事,盛昌林精心挑选了两件“骨头”样本,拜托这位工友多跑几家单位多找几位专家问问。可一圈跑下来,偌大上海滩也没人能说得出子丑寅卯,有专家坦言,这些宝贝我们还真没见到过,你们去北京中国科学院鉴定一下,应该能有个准确说法。几经辗转,1984年5月,出自安徽繁昌孙村瘌痢山间这两块神秘“骨头”终于摆放在千里之外的中科院古人类与古脊椎动物研究所专家的案头,经考证鉴定,确认为库班猪的化石,年代约为1200-1600万年前,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一介草民不辱“国家使命”,数十载修为磨砺,成就科考队“编外队员”和草根专家盛昌林的精彩人生
      “宝物”的横空出世,引起国家和省文管部门高度重视,随即派员赴繁昌实地踏勘,盛昌林全程参与。鉴于当时正处在改革开放初期,对“人字洞”实施大规模考古发掘的条件尚不具备,相关部门不无遗憾地将这一“国家使命”婉转地“拜托”给一介草民盛世林,嘱咐他根据现有条件,先将“人字洞”保护起来,等待时机成熟再由国家文物部门组织发掘。
       既是国家重托,岂敢敷衍懈怠?!颇有君子之风的盛昌林意识到,此生注定要与“人字洞”结下不解之缘了。在此后的十多年间,他白天上班,晚上打着手电筒上山巡逻,风雨无阻,寒暑不辍。山上乱石嶙峋,地面凹凸不平,深一脚浅一脚的,不知摔了多少跟头、受了多少伤,好在自己就是骨科医生,一把药草几帖膏药也就搞掂了。
       保护“人字洞”,仅凭一人毕竟势单力薄,为了让周边的农民都能了解文物保护的重要性,他就先将相关法律、法规条款学深吃透,再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向周边村民进行宣传,让老百姓明白保护国有文物是每个公民应尽的责任,谁都不可以任性胡来。先前,有的村民或出于好奇心,或出于“弄几块藏起来说不定今后能赚一笔”的投机心态,“顺手”牵走了不少有价值的“羊”。为了将散落在村民手中的化石收回,让每一块流失的“骨头”完璧归赵,盛昌林挨家挨户地动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对少数坚持索要“补偿”的,盛昌林便自掏腰包“收购”。到1998年,共收集了5麻袋近20个种类的化石,后来全部无偿献给了进行“人字洞”考古发掘的国家科考队。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1998年,“人字洞”堆积层科考项目终于获批,在国家“九五攀登专项”的框架下,由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安徽省博物馆、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繁昌县博物馆等单位组成发掘队伍,定于当年5月进场发掘。“忽如一夜春风来”,面对从天而降的喜讯,盛昌林激动得彻夜难眠。他庆幸,自己18年的守望没有白费,他预感到,深埋在瘌痢山间的“密码”一旦被破译,定会产生石破天惊般的轰动效应。他按捺着内心的激动,迎接发掘工作开始的第一个黎明。
      日历在盛昌林的期盼中一页一页地翻过。可天公不作美,进入5月中旬,沿江江南连降大雨,山洪像脱缰的野马狂啸而至。5月25日夜,“人字洞”区域出现大面积塌方,大量化石裸露出地表,正在例行夜巡的盛昌林心急如焚。26日一大早,他就赶到厂办公室,先后拨通县公安、文管部门和省、国家有关部门的电话,及时报告险情并提出抢险预案的建议。
      接到盛昌林的报告,已在途中的国家科考队“马不停蹄”,当天下午即赶到现场,会同县文物管理所及孙村镇政府有关负责人,组织人力第一时间对塌方现场进行保护和清理,待雨止后立即投入试发掘。5月26日至6月26日,长达一个月时间的试发掘初战告捷,共发现灵长类上颌骨4块、下颌骨5块、牙齿45颗;出土脊椎动物化石近50种,包括龟鳖类、鸟类、翼手类、啮齿类、食肉类、长鼻类、奇蹄类、偶蹄类等门类。在随后的十年间,课题组成员先后对遗址进行了7次共8个多月的系统发掘,出土珍贵的古人类石制品、骨制品100余件,脊椎动物化石75种,化石标本10000多件。
      在“人字洞”发掘的漫长过程中,盛世林忙前忙后,跑上跑下,帮助料理科考队员的生活起居,协调好科考队与当地企业和村民关系,俨然成为科考队的“编外队员”。天道酬勤,与科考队员特别是一些老专家朝夕相处,耳濡目染,加上这些年来的自学积累,盛昌林也从最初只会“看热闹”的门外汉成为会“看门道”、并能与国内外著名学者“搭上话”的一名草根专家。
       为了提升下一代的文物保护意识,坚定青少年的爱国情怀和文化自信,他要将“人字洞”的故事一直讲下去
       “我们从何处而来,又将向何处去”,作为迄今已知欧亚大陆最古老的文化遗存,繁昌人字洞遗址自发现之日起,就吸引着全球古人类学家、考古学家、地质学家前来探析“人类起源”这一永恒命题。已发掘出珍贵的古人类石制品和大量伴生动物化石,使该遗址的科学资料不断被积累,学术价值不断被认知,研究成果不断被推出。
      2006年5月25日,“人字洞”遗址作为旧石器时代古遗存,被国务院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养在深闺人未识”的人字洞知名度与日俱增,省内外高校、科研机构、机关单位和各方游客纷纷慕名而来,本地及周边地区的许多中小学也将其列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于节假日组织参观学习。盛昌林又当仁不让地做起了义务宣传员。为胜任这个岗位,他自费购买或订阅了《化石》、《文物报》、《文物周刊》、《人与自然》等多种报刊和书籍,如饥似渴地学习有关文物方面的知识,不断拓展专业视野,从文化传承和科学普及的角度,努力讲好人字洞故事。
      从2006年“人字洞”遗址加冕“国保”起,平均每年都要接待1万多人次的参观者。期间,有关部门曾先后招聘了两名讲解员,无奈地处偏远、工作枯燥、待遇又低,最终未能留下,而盛昌林割舍不下这份情缘。只要有人来参观,不论上级领导还是平头百姓,集体团队还是零星游客,盛昌林都绘声绘色地将“人字洞”发掘史、“人字洞”各类古生物化石遗存及“人字洞”科考的重要意义等娓娓道来。此外,他还结合自身关工委的角色定位,经常走进校园为学生们讲解“人字洞”的故事。每次宣讲,他都认真准备,力求带去一个好听的故事、设计一段引人入胜的开场白、搭建一个学生感兴趣的互动载体。这种为中小学生喜闻乐见的宣讲迄今已进行60多场,聆听者6000多人次,有效提升了下一代的文物保护意识,坚定了青少年的爱国情怀和文化自信。
      这些年来,瘌痢山周边许多村民通过经商、开矿、办厂,都富了起来,有的资产上亿。盛昌林若是把心思用在发家致富上,凭他的智商和医术,肯定会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20多年前,当村里还普遍是平房时,他就盖起了一幢很气派的两层楼,这在当时可谓鹤立鸡群。现如今,风雨剥蚀,岁月留痕,这幢楼房已明显落伍了。村里有人给他算了一笔帐:自从迷上这些"石头",盛昌林这些年来至少流失了上百万元的“进账”,这家伙脑子好像进水了……此外,由于实施文保政策,水泥厂被关停,个别人竟将这笔账算到老盛头上,说他“挡了大家的财路”。面对闲言碎语,盛昌林泰然处之,无怨无悔。他说:“几百万年前的古生物化石,若在我们手上毁了就永远见不到了。只要能好好保住它们,别人怎么看我都无所谓。”
      其实,盛昌林不仅仅是 “人字洞”遗址的守望者和义务宣讲员,还是一名出色的基层公共卫生工作者,他视救死扶伤为天职,视病人为亲人,遇到高难危重病人转诊都是亲自护送。今年,镇里组织65岁以上老人免费体检,平均每天安排上百人,对预定时间未来检查的老人,他都会亲自打电话或上门提醒,力求无一遗漏,他的仁心仁术受到病患和卫生院医务人员一致赞扬。早在2013年第三季度,盛昌林就入选“助人为乐芜湖好人”,同年8月获评“安徽省江淮志愿服务典型先进个人”。
      采访接近尾声时,盛昌林向我们披露了一个“内部消息”:目前,“人字洞”遗址尚有10余米厚的堆积没有发掘,一旦发掘,“人字洞”的面纱将彻底揭开。盛昌林说,只要身体条件许可,他将一直守望着。说这话时,盛老的眼神充满向往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