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讨交流
首页 > 研讨交流研讨交流

铭记历史 毋忘国耻 珍爱和平 开创未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发布时间:2015-06-10 08:45 作者:admin 来源:繁昌县关工委
      人类历史犹如一奔腾不息的长河,当我们为它波澜壮阔、瑰丽多彩的景象所感动、激励,豪情满怀,信心倍增时,我们也不应忘记它曾有过的汹涌澎湃、咆哮泛滥带来的灾难,以及伴随而来的挥之不去的阴影。正如捷克作家、反法西斯战士尤尼乌斯·伏契克在《绞刑下的报告》中写道:“人们呵,我爱你们,你们千万要警惕!”
                                                                            相关历史事件链接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让我们翻开近代史,目光停留在那厚重的一页。
      20世纪30年代,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走上法西斯道路的德、意、日三国先后结成同盟,企图瓜分世界。1927年6、7月间,日本田中内阁在东京召开“东方会议”,确定新的对华政策,即所谓“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欲征服世界,心先征服中国”。1931年9月18日深夜,根据不平等条约驻扎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向中国军队驻地北大营和沈阳城突然发动进攻,制造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件,悍然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九一八”事变后,中国人民进行了反抗日本侵略的斗争。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对日本侵略采取妥协政策。
      1936年12月12日,国民党将领张学良、杨虎城发动“兵谏”,东北军一部包围陕西临潼华清池,扣押了蒋介石,第十七路军控制西安城,囚禁了陪同蒋介石到西安的国民党军政要员,向全国发出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通电,史称“西安事变”。事变一发生,张学良致电中共中央,希望听取中国共产党的意见,中共以中华民族利益的大局为重,确定了以和平方式解决西安事变的方针。中共中央派遣周恩来12月17日到达西安。周恩来与张、杨共同努力,经过谈判,迫使蒋介石作出了“停止剿共、联红抗日”等六项承诺。西安事变和平解决,成为时局转换的枢纽。
      日本帝国主义经过长期的准备和阴谋策划,1937年7月7日夜,侵略军在北平(今北京)西南的芦沟桥附近,突然向中国驻军进攻。第二十九路军所部37师219团奋勇还击。全国抗日救亡运动高涨,共产党倡议国共合作一致抗日,中华民族全面抗战开始。
      1937年8月13日,中日松泸之战爆,11月8日,松江失陷,日军继续进攻南京。国民政府迁往武汉后又至重庆。12月13日,日军攻陷南京,旋即进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中国军队顽强拼搏,坚决还击,平型关大捷、武汉会战、台儿庄大捷、长沙战役、百团大战、地雷战、地道战……显示了中国人民坚强不屈、抵御外侮的民族精神,打击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气焰和妄图在短时间速胜进而称霸亚洲的美梦。8年间,中国人民凝聚在中国共产党倡导建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同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并与世界么法西斯力量并肩战斗,最终取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同时也为胜利作出了巨大牺牲: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人,直接经济损失1000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5000亿美元。
      1941年12月7日,日本海军航空母舰舰载飞机和微型潜艇突然袭击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在夏威夷基地珍珠港以及美国在瓦胡岛上的军用飞机场,太平洋战争由此爆发,这次袭击将美国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苏联在欧洲反法西斯战争结束后,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出兵远东地区和我国东北,打击日本关东军。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日本在反法西斯同盟国的投降书上签字,嗣后日本侵略军128万人向中国投降。至此,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结束。
                                                        现代史上的残暴纪录——日本侵略军在繁昌县的罪行
      1937年12月10日,芜湖沦陷。日军以芜湖为基地,发动对皖南及江北地区侵略。1938年1月13日至1940年6月3日,繁昌县被日军侵占,繁昌人民在灾难和痛苦中备受煎熬。日军烧杀淫掳,无恶不作,罪行累累,罄竹难书,仅择其一二,录之于后。
      一、轰炸;1938年日机多次轰炸县城、荻港、旧县(今新港)、黄浒、三山、马坝等地,炸毁民房1500多间,炸死居民220多人,炸伤116人,并炸毁一些桥梁和水利设施。
      二、放火:日军每到一处都要放火,烧毁民房,残害百姓。1938年2月19日,日军进犯中沟、峨桥,烧毁980多间民房。2月25日,日军进犯三山,从保定头棚起,直烧到油坊嘴,沿江10里许顿成一片火海,烧毁民房200多家。10月初进犯黄浒,先后烧毁民房124间,同年又在横山、高安等地烧毁房屋195间,在新淮、峨山、浮山等地成片和零星烧毁房屋3500多间。令人发指的是,在放火烧房时,宅内有人,不准出屋,强山村刘某、老虎凹陈某和她80高龄的母亲,就是这样被关在屋里活活烧死。
      三、残杀:日军残杀县内居民计910多人(不包含飞机投弹和炮弹炸死数),其残暴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①砍头;矶山孙某、桃冲吕某、峨桥李某等人,被日军抓去,打得皮开肉绽后砍头。横山3农民被日军杀头后不准收尸。
      ②掼死:横山南圩一20多岁青年和新淮佘村农民佘某等人,被日军抓去后抬起来,一次又一次抛向空中活活掼死。
      ③刀刺:1940年3月的一天,日军包围孙村,把未及逃避的农民孙某、汪某等14 人抓去,绑在大树上,用刺刀一刀刀地刺死。横山尚某、高安魏某、新淮黄某洪某、峨桥潘某等群众,都是被日军抓去后乱刀刺死。
      ④活埋:磕山村李某和农庄村俞某等人被日军抓去后,强令其自己挖坑,坑挖好后,日军随即用刺刀把他们推到坑内活埋。三山姚某、杨某被日军抓到矶山,同样要他俩自己挖坑活埋自己,他俩乘日军不备,猛用大锹砍死一个日军,随即他俩被日军开枪打死。
      ⑤钉钉;三山镇一农民被日军抓去用四根大钉钉在三华庵大门上,三天三夜后死去。
      ⑥打活靶:日军以我同胞作活靶子,以练枪法。三山镇两个放牛娃骑在牛背上放牛,被日军当活靶妇打死。
      ⑦抛江:高安有数十人被日军一个个抛入江中淹死。
      ⑧石灰煮:黄垄村一农民被日军抓到库山,推入石灰窖,在沸腾的石灰水中煮死。
      ⑨挖眼珠:矶头山一农民被日军抓去严刑拷打后,挖去两只眼珠子,痛极而死。
      ⑩日烤:驻横山日军经常把附近村民抓去捆绑起来,脱去上衣,跪在烈日下,终日曝晒,泥埠桥一老妇在烈日烤晒下中暑而死。
      ⑾饿冻;1938年冬,日军把磕山村老屋基李某抓去,绑在旧县镇街头一棵大树上,不准人送给吃喝,3日内饥寒致死。
      此外,日军还常用剖肚肠、坐老虎凳、下水牢、火烧、刀剁等手段,残害老百姓。
      四、强奸:日军每进犯一地,强奸来不及逃走的妇女,有的妇女受尽蹂躏后自缢身亡。
      五、抢劫:日军在县内沦陷区除以税收等名目搜刮民财外,还大肆抢劫牛、羊、猪、鸡、鸭、鹅以及衣被财物等不计其数,并使用绑票手段敲诈勒索。
                                                  发生在家乡的反侵略斗争——繁昌保卫战
      1938年下半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奔赴皖南抗日前线,新四军第三支队在副司令员谭震林率领下移驻繁昌等地,司令部设在中分村,谭司令在这里指挥与侵华日军进行大小战斗200余次,其中繁昌保卫战为著名战斗之一。
      中分村是赤沙乡(今孙村镇)的门户,四面青山环绕,易守难攻,是兵家必争之地。司令部设在中分村南前头街,当时繁昌县国民政府机关为躲避日机轰炸迁往八分村,与中分村仅距3华里。中分村及附近人民群众在三支队组织动员下,成立了农民抗敌协会、青年抗敌协会和猎户队等组织,有力地支援了新四军的抗日斗争。谭司令坚持执行党中央放手发动群众、独立自主开展抗日游击战争的方针,指挥三支队在繁昌与日军多次鏖战,取得保卫繁昌、七战七捷的胜利。
      1939年1、2月间,日军两次向繁昌进行“扫荡”,均一度进入县城,新四军三支队据守城南峨山,奋力反攻,击退日军,收复县城。
同年5月20~23日,日军投入兵员1200人,分路向乌金岭、马厂、孙村等地进犯,并间有两架战斗机配合骚扰。三支队一部与日军激战。23日拂晓,日军在新四军的顽强狙击下,伤亡300多人,遂向顺安一带逃窜。新四军亦有百余名指战员伤亡。
      同年11月8日,日军15师团52高品联队川岛警备队步、骑兵500多人,携大小迫击炮4门,重机枪7挺,进犯至新兴街、松林口、三元口附近,企图借炮火掩护,夺取县城。11时,三支队5团1营转进县城北门,5团2营赶至西门,两面夹击,与日军激烈战斗。15时,驻守峨山头新四军发起猛烈反攻,短兵相接,城内巷战,城外围歼,日军伤亡近百人,渐渐不支。17时,日军施放毒气,掩护其向七里井、松林口方向败退。
      11月14日,日军石谷联队西川大队调遣步、炮兵600人,嗣后又3次增援,总计投入兵力1200余人,向塘口坝、赤沙滩等地进犯。三支队5团3营与日军在九龙石高地展开白刃肉博战,5团2营与日军在三梁山南侧乌龟山附近展开阵地争夺战。历时22小时,敌军伤亡惨重,只好乘夜色仓皇撤退。
      11月20日晚,日军113石谷联队,会同川岛警备队共计2000人,兵分孙村、红花山、横山、三山、峨桥等五路,向繁昌县城进犯。22日,日军进据县城。是日,风狂雨骤,三支队一部将县城及其以西以北的据点重重包围,并不时出击。日军困守孤城,弹尽粮绝,于次日7时企图突围,遭围城部队痛击,后窜至城外,在峨山头又受重创,遂向马家坝方向逃遁,县城被收复。11月8日至23日的战斗,日军死伤360人,指挥官川岛被击毙。新四军缴获枪支、手榴弹、毒瓦斯等许多战利品,缴获子弹近千发。新四军指战员38人在战斗中牺牲。
      同年12月21日8时,日军300余人,携炮4门,并由峨桥、三山据点增援400余名日军,附重炮10余门,多次向繁昌进犯,。繁昌县城被日军侵占。是日中午时分,新四军三支队组织力量,发起总攻,日军开炮600多发,战况甚为惨烈。战斗持续到傍晚,日军终于被击溃,向横山方向逃跑,县城被收复,日军伤亡1000多人,新四军20多名指战员阵亡。
      繁昌保卫战结束后,12月下旬,三支队司令部在中分村栗树园召开繁昌保卫战祝捷庆祝大会,谭震林在大会上作报告,繁昌县国民政府献上红绸横匾,上绣“保障繁阳”四个大字。繁昌县社会各界人民群众开展慰问新四军抗日将士活动。为纪念新四军保卫繁昌,曲再之、吴强作词,何士德作曲创作歌曲“繁昌之战”,成为著名的抗日歌曲。
建国后,谭震林成为国家领导人之一。1983年9月,谭老病重期间,欣然命笔,为《繁昌县志》题词:
       抚今追昔心潮涌,
      七战七捷记忆新,
      繁昌人民立丰功,
      患难与共情谊深。
                                                            让青少年铭记历史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历史的车轮前进到21世纪,在中分村这片饱经沧桑的土地上,昔日反侵略炮火的硝烟早已散尽,美好乡村的宁静取代了隆隆战鼓声。
      2014年金秋时节,在孙村镇中分村村委会附近的一处灰砖小瓦平房——新四军第三支队司令部旧址纪念馆,张灯结彩,鼓乐齐鸣,“繁昌县关工委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揭牌了,干部群众簇拥而至,自发参加庆祝仪式。
      为了缅怀新四军三支队丰功伟绩、牢记家乡革命历史,利用本村资源,贴近实际,向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中分村党支部和村委会决定在当年原址恢复修建“新四军三支队司令部(旧址)”,村原党支部书记、关工委主任徐友托,原村长徐友行,退休教师、村关工委副主任徐孝旺带头捐钱捐物并发动村里“五老”积极参与。
      当年新四军指战员浴血奋战抗击日军的战斗,有的就发生在中分村附近,群众纷纷参战支前。当年谭司令和田秉秀在中分村从认识、恋爱到结合,以及新四军抗日的许多英勇事迹,曾在村里口碑相传。但由于年代久远,战争状态下又未能详细记载,许多史迹被岁月湮没。为了挖掘、抢救这段宝贵的历史资料,使尘封的历史成为生动的乡土教材,村关工委一班人深入60年前鏖战之地,走村入户,访问当年参战的老人。80多岁的徐孝鹏说:当年谭司令戎马倥偬之余,常在村口两棵大桦树下,吹口琴给田(秉秀)同志听,而田同志在树下溪边给谭司令和其他战士洗衣服;艾家华老人经历了塘口坝战斗,他回忆随父亲看到的激烈战斗……“五老”们仔细记录村里老人说的这些事情,并多方进行核实、比对、考证和研究;有一次他们在镇政府的一个办公室桌子上看到一本党史,就随手翻了起来,一下子看到了新四军三支队在繁昌的部分资料,如获至宝,当即向办公室人员借阅几天,用了整整两个晚上将这些资料摘抄下来;他们走访县党史办、县新四军研究会、县革命烈士事迹陈列馆等单位,到县政协、县图书馆查阅繁昌文史资料选辑,掌握了翔实的第一手资料。一幅幅谭司令运筹帷幄、新四军英勇战斗、军民团结如一人的历史画面清晰、鲜活了,渐行渐远的往事重现了、走近了,他们记录、整理下来的这些宝贵资料,获得新四军研究会等有关方面的肯定。
      中分村山坡上有块墓地,安葬着村里逝去的先人,其中一座墓冢在绿草如茵、树木掩映下引人注目。汉白玉墓碑,大理石基座,描金的碑文记载这里长眠着新四军3名军人。在1939年11月塘口坝战斗中与日寇浴血奋战牺牲的指战员,曾被村民分散安葬,分别立了石碑;后因建设需要,历经数度迁移。2007年村里自筹资金2万元、民政部门拨款5000元,村两委安排实施,在这里建起了烈士墓。村关工委多年如一日,每年清明节期间都自扎花圈带领学校师生扫墓,在墓前举行入队、入团宣誓。平时,“五老”成了烈士墓的义务守护员和讲解员,经常清扫落叶、整理烈士墓环境,向前来扫墓的中小学生讲述新四军“繁昌保卫战”的故事,追思先烈,激励下一代。
      为了还原家乡革命历史,让老一辈革命精神薪火相传,2006年,有关部门同意下,村关工委配合村两委,动员村民将谭震林等新四军三支队将领在中分村居住过的房舍挂牌保护,提议在中分村原地重新修建新四军三支队司令部旧址,发动和召集村里“五老”和其他热心人开会、商量、筹款,在关工委成员影响和带领下,村民纷纷集资,在村里兴建了“繁昌县新四军三支队司令部旧址纪念园”,园内有谭震林旧居、三支队阵亡将士墓、三支队司令部旧址。三支队司令部旧址依据历史原貌,在原址重修了砖木结构、青砖小瓦,四厢两进的古民居房屋。为达到修旧如旧,串枋梁柱、石础等是“五老“不辞劳苦从镇里拆迁的老屋里寻觅来的。为丰富三支队在皖南活动史料,他们自费到安徽泾县云岭新四军纪念馆,瞻仰皖南事变烈士陵园。在云岭新四军军部旧址纪念馆,认真听讲,仔细观看,详细记录,工作人员被他们锲而不舍精神打动,破例赠送有关资料。他们回来后立即整理,把需要的部分摘录下来,按图样请缝制新四军军服,制作臂章。为了还原新四军将士的战斗和生活原貌,他们不畏严寒酷暑,不顾年老力差,登攀周边群山访问村民,到有关纪念馆请教,绘制当年形势地图,请人制作战斗示意沙盘,收集将士们用过的战斗装备及生活用具,新四军战士使用的马灯,谭司令办公用过的油灯,用粗木料凿成的取暖火桶……都一件一件地被征集摆进了纪念园。谭震林的女儿来到繁昌,把她父母亲的一些照片资料赠送给村关工委。徐孝旺成了繁昌县新四军三支队司令部旧址和谭震林旧居的管理人、解说员和服务员。三支队司令部旧址先后被授予繁昌县、芜湖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成为县关工委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一年四季到这里参观、接受教育、开展活动的青少年络绎不绝。
      村关工委副主任徐孝旺白天只要不应邀外出报告,他早晨8时准时到达司令部旧址,穿着青灰色的新四军服装,对着图片、实物和沙盘,向观众讲述抗日将士住过的民居、用过的物品、战斗的过程、谭震林和葛慧敏生活片断以及军民共同抗日的故事。晚上回家整理报告材料,琢磨宣讲技巧,对照汉语拼音或电视上新闻播音人讲话学习普通话。他思绪清晰,声音宏亮,记忆力良好,时间、地点准确无误,故事情节生动,扣人心弦,这都是他平时不断积累、全身心投入的结果。面对天真烂漫、活力四射的青少年,他仿佛置身当年的课堂,对学生侃侃而谈。这位70岁的老人,数年如一日,坚守在乡间那灰砖小瓦的老屋,讲述新四军抗日故事,向青少年进行革命传统和爱国主义教育一千多场次,受教育达5万人次,被誉为“红色经典宣传员”、“革命传统报告员”、“ 2013年首期“安徽好人”、荣登2013年3月“中国好人榜”……
      前来参观和听他宣讲的青少年,都被深深地吸引和感动着,有的争相与老人拍照,有的当场留言,有的回去后还给老人家写信、问候,表达他们的心声。安徽师范大学经管系师生留言:这是一部爱国主义活教材,我们深受感动,一定要继承革命传统,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长大后当好祖国的栋梁。繁昌县平铺镇新林初中团员们来信说:革命传统教育真实、深刻,感谢关工委老同志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革命历史课,我们一定会努力学习,让振兴中华的梦想成真!山西省祁县实验小学少先队辅导员在留言簿上写道:“革命先烈创业维艰,晚辈建设祖国志存高远。”繁昌一中高三学生在听了徐老的报告后在年级墙报上写下大字:革命精神代代相传,振兴中华生生不息。网友“小桥流水”听了宣讲后在网上发贴:“徐老生动、鲜活的宣讲,使我深受教育,我和家人、朋友,一定会牢记历史,铭记中国人民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艰苦卓绝斗争,缅怀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英勇献身的英烈和为抗战胜利作出贡献的中国共产党人,更加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繁昌职教中心青年教师集体留言:“当年军国主义者从东瀛岛国侵入我中华大地,烧杀淫掠,罪行罄竹难书,现在日本一些政治组织和政治人物却矢口否认日军侵略罪行,挑战人类良知,我们决不允许歪曲和玷污历史。正义和邪恶决不容混淆,历史悲剧决不允许重演。”繁昌二中团委给徐老写信:您的报告给我们上了难忘的爱国主义教育课。我们要记住历史,不能忘记中华民族走过艰辛曲折道路,不能忘记革命先辈作出的贡献和付出的牺牲,在铭记历史中砥砺民族复兴的坚强信念,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现今的中分村根据孙村镇统一规划,利用良好的自然环境,建成融新四军文化与生态文化为一体的纪念园,以容纳、吸引更多的青少年前来参观,接受教育。2012年底,“繁昌县新四军三支队司令部旧址”被安徽省政府批准为第七批文物保护单位。如今,中分村成为繁昌县美好乡村建设重点村,依托旧址纪念馆品牌,,大力发展红色文化,积极传承革命精神,被列为安徽省红色旅游景区。村关工委的同志说:多年来,我们收集、整理新四军抗战资料,恢复重建新四军三支队司令部旧址,宣讲新四军抗日故事,再现老一辈革命家的崇高形象,就是要让尘封的历史复活,走进下一代心田,让广大青少年受到教育和激励,使革命精神得到传承发扬,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铭记历史,珍爱和平,开创未来。
2015-06-03